SOGNO

我醉欲眠

冬日琐事

小短打,lof试用

1

长年干燥严寒的城,难逢几场雪。

前一日刚落过一场难得的瑞雪,是今年的初雪,此时积了厚厚的一层雪白,踏上去咯吱作响。看著那一片洁白只有自己的足印,我跨过空地前那道凸起的台阶。入夜,繁华的街道霓虹交错,细雪纷纷扬扬撒在身上。突然一个雪球在颈间散开,冰凉的触感刺激了只残留些许体温的皮肤,我并不觉得冷。抬眼对上一双清澈的眼眸,可爱又狡黠地眨了眨。

“下雪了!”

我听见她稚气未脱的声音欢呼着,每个字藏着纯真年代的惊喜飞扬。我唆唆抖落了身上的雪,蹲下捧起一手积雪揉圆,起身时眼里铺了层一如既往的笑意,雪球掷出便和恋人闹着打起了雪仗。

小姑娘终于玩累了,瘫倒在干净的雪地上活像个第一次见雪的南方人,身上沾染了融雪的水渍。雪停了,我将她拉起,用报纸扫去长椅上的雪,与她并排坐着互相取暖。细雪翩然而下,洗净铅华。霜雪落满肩头发顶,她还未从方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,嘴角含笑喃喃着相携白首。她很累了,靠着我的肩沉沉睡去。

我转头看向她,在背光处,晦涩的阴影里抹平了嘴角的弧度,垂下眼帘,而后摘下手套,小心翼翼触上对方温热的脸颊,细细描摹,轻声说着,霜雪落满头,也算是白首。

游动的云层遮蔽月光,我收回手,凝望着远处黝黑的地平线出神。

2

为了讨生活,即使是过年街上的小商小贩也都还在叫卖,各种粗糙的窗花,对联,烟火玩具和鞭炮,看上去红彤彤一片充满喜庆色彩。

我刚刚才把剩下的饭菜塞进冰箱,从衣橱里找来件风衣,又在空落落的脖子上围上条恋人给织的大红围巾,套上牛仔裤方在天寒地冻里出了门。

转角处,她娇小的身影落入视线。见我围着她编织的围巾眼神亮了几分,我换上恰到好处的笑意替她捋了捋被寒风吹得凌乱的青丝,把她一只冰凉的小手揣入兜里。

电影院里播放的都是些贺年大片,有她喜欢的演员,买完爆米花和速溶的热咖啡扯着我的衣角就进去了。挨着我座位另一侧的一位小姐,进入几乎不到半小时就开始打瞌睡,头一落一落地往我肩膀上靠,我侧头准备小声而轻柔地叫醒她,却始终开不了口只得咽下声无奈的叹息,边攥紧了身侧恋人的小手,她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暖和力度也用力紧握住,侧头眼睛亮晶晶地冲我露出口洁白的牙,我弯起嘴角回以同往日无差的弧度,恰好遮蔽住了另一侧打瞌睡的陌生小姐。

电影很感人,身侧的恋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四周也传来叽叽喳喳的哭声。我抽了几张纸巾替她拭去泪水,这片子我早在约会前就租碟看了抢版。可惜观后感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虐恋情深的爱情片不适合我。

干茶烈火也不适合我。

电影结束在恰到好处的位置,我身侧的陌生女士被骤然亮起的灯光惊醒后连连向我道了几个歉,我摆摆手微笑着道无事,庆幸还未平复情绪的恋人并未注意此事。离了场我牵着她的手到了电影院的安全出口,那里几乎不会有人来,每句话在楼道间都会牵带回音。我掏出纸巾弯下腰,仔仔细细为她清理脸上的眼泪清涕,专注的眼神总能给予对方一种,“你是我的全世界”的错觉。

你以为我的眼里只有你,可我看到的却是整个世界的缤纷。

像所有言情剧里演的那样,临走前我俯身嘴唇轻轻触碰了下她哭得红肿的眼框,从夹克外套的内口袋里掏出条与自己脖子上同款的围巾,摸着鼻尖娴熟地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:“我照着你给我织的也织了条作情侣围巾,手艺有些生疏请不要介意......”

她又哭了出来,我手忙脚乱地安慰她,秉承绅士的原则驾车送她直至人家门口。轻而易举,只是一些小浪漫,她的心已经被我抓住了大半。

零下十七度,对于七年前就搬来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我来说不算太冷。我朝掌心哈了口气,似乎连肺腑里的气息都与周遭一般寒冷。

但或许是这座城长年严寒的缘故,冷却了我年少时一颗满怀热忱的心。

3

她还在哭,在我发呆走神皱眉的一系列时间里,没有停止抽泣。

这位涉足了我生活的小姐哭得眼圈红肿,突兀地嵌在脸上。她带着哭腔小声地喊我,“先生……”我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个慈爱的安慰后生的前辈。

我从不讨厌人哭,一般只是欣赏或凑凑热闹,听故事般听完人哭诉再象征意义地柔声安慰。倘若十年前的我看到这样一位楚楚动人的小姐哭得梨花带雨,定会十分心疼地上前安慰,尽管生涩笨拙但言语里尽是炽热的关爱。

放在当下,安慰照顾落魄的小姐或是心碎的恋人,这类事我已信手拈来。我陪着这哭泣的孩子吃了街边的烧烤,天寒地冻里把围巾解下圈在她脖子上,大手轻柔包裹住她冰凉的小手,跟着她压了压马路,压完又饿了便一起去夜市吃了关东煮。完事送她回家,顺便在昏黄的路灯下躲着行人俯首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。

这种小浪漫让二十出头的小女孩脸上云破雨收,露出酒窝的样子和上午喝的果茶一样清甜。

我附着薄茧的手轻柔地摩挲她的侧脸作别,眼里盛满温柔和缱绻,手心传递给了她温暖。

但非炙热。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刺客约翰A.JOHN:

卧槽啊,一篇文章两千字,四分之一都是”是“(好吧,上面又多了一个)


其实是面瘫:



熊叔叔雪瓦: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  



   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 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 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 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 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 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 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 



你不可以写 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 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